护患互动
医院首页 > 护理园地 > 护患互动
我与抑郁症患者
2012-05-19
    我是一名ICU护士,在ICU这个特殊工作环境里,我面对最多的不是同事而是患者,亲眼目睹和经历过无数的悲欢离合,健康或生命的缺失所带来的至痛让我深深感叹生命的脆弱。我时刻坚持着“病人把生命交给我,我就要像对待亲人一样负责到底”的思想护理我的病人,接下来我想跟姐妹们一起分享我与一名抑郁症患者的较成功护理案例。
   “您好,我是你的责任护士…”,一个全身多处刀砍伤,颈外、双上肢、胸部、双下肢裹满纱布、敷料还在渗血、紧闭双眼的年轻男患者印入眼帘,我惊呆了。接下来的所有的话语都得不到任何言语或肢体的回应,我放弃了与他沟通。繁重复杂的治疗任务接踵而来,我围绕着他,忙得像只蜜蜂,只是很偶尔看到他睁开双眼,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很快,下午探视时间到了,他的妻儿和哥哥轮流探视,也是一样所有的话语得不到一丝回应。探视结束后,我对他说“你女儿好漂亮。刚才在外面你女儿还哭得好伤心,一直说爸爸不理我了,我要爸爸,爸爸回家…你的家人需要你,你不能放弃自己,坚强点,好吗?”。忙完事情,我意外的看到泪水浸湿了他的双颊。帮他擦拭完泪水,我握着他的手说“是不是伤口很痛,我去叫医生,看看能不能用止痛药?”,他摇了摇头,仍旧没有任何回答。
    第二天夜班交班,我握住他的手,“您好,我是你的责任护士小胡,今天感觉怎么样?今晚我还是你的管床护士,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说完这些话,我看到他认真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一次在床边抄写生命征,他终于说话了“护士,我现在心率、血压多少?”,汇报完他的生命征,他话匣子打开了“今天下午探视,女儿看到我的样子直哭,说这不是爸爸,我爸爸不是这样的,我的样子肯定把女儿给吓坏了”。“那你就要好好配合我们的治疗,争取早日出院。”我说完这句话,他点了点头。接下去每隔一个小时他都会问生命征。下半夜两点,他跟我说了自己砍伤自己十几刀的经历,至今我仍然记得他说话时痛苦的眼神,仍然还清楚的记得他说的那么一段话“抑郁症发作时,我痛苦得直想冲到外面砍人,可是我的职业道德告诉我不行,于是我一刀一刀的往自己身上砍,真的很痛很痛,但是心里却很舒服,终于我倒入血泊中,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本来我心里充满对抑郁症患者的偏见(认为他们是怪胎,根本不能体会到他们的心境,以为那些情绪都只是一个极富艺术感的双鱼座的自怨自艾。) ,但就是从那时开始,与他不设防的交流后我曾经的偏见让我羞愧不已。
   在全科的医务人员的努力下,他终于转往手外科继续治疗。转科的前一天,他跟我说了一些话“小胡,就是当时你紧紧握着我的手,跟我说我家人需要我,你鼓励的眼神让我有了求生的意志,很感谢你,你是一个好护士”,就是这席话,至今一直鼓励着我。
   三年ICU跌摸爬滚的成长,让我知道如何平等、善良、真诚的对待每一个生命,让我理解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让我懂得如何珍爱生命,让我明白平凡就是幸福。

综合ICU  胡小连
 
上一篇: 我与病人之间的故事 下一篇: 真心服务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藤路47号 | 邮编:350007
电话总机:0591-22169222 | 邮箱:fzshier@126.com | 技术支持: 亿同科技
版权所有 2009-2012 英皇国际棋牌手机客户端下载 All right reserved 闽ICP备13015393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52号